用如火的玫瑰絢爛了一整個盛夏

任時光匆匆流去,依然謹記,不會讓歲月鯨吞了自己,那個記憶裡,最真誠的自己。

風吹樹上花,掠過眼角朱砂,你眉目如畫,遠看著你仿佛望斷了天涯,肺腑柔情隨雨花拍打,不上不下,乾脆隨葬了落花,留下滿地牽掛,待下一個枝椏,用如火的玫瑰,絢爛一整個盛夏。

杯酒圍爐夜話,淺嘗心底清茶,耳邊一曲卜卦,誰在夢裡尋她。獨自在雨裡行走,任雨水擊打傘簷又嘩嘩流下,潮濕的風裡寫滿了牽掛,卻又如花一般不舍卻不得不離去,任冰冷洗透喧囂裡的浮躁,靜下心來,錯過,也許是為了避免一個過錯,於是淡然,緩緩走過這個有雨的夜,因為等待,或許有一天會恰逢花開。

諾大個江湖,看淡了,不過就是人心而已,而這人心,卻是誰也掌控不了的,所以,離別的感傷,相遇的歡喜,落魄的後悔,掌權的貪婪,而我們,散落在這江湖裡,作一枚酸果,一片綠葉,唯一能做的便是守住本心,不論境遇,不論時間,若是擁有了,若是遇見了,就倍加珍惜,至少,在走向失去的這一路上是幸福的,若不能相守,便相忘於江湖,各自安好。

雨還在下,別輕易放下手中的畫筆,虹彩已經勾勒,只是還得從荊棘上著手,心底有點想要退卻了吧,想想是誰說過的話,害怕只能加劇痛苦的蔓延,喝一杯茶,把苦痛看作關卡,咬一咬牙,或許再堅持最後一秒就完全不同。這個物欲橫流的世界裡,我們常常會忘記,最初的願望是什麼,於是只能在每個寂靜的夜獨自哭泣,祭奠那些年未能堅持的夢想。所以,如果還在夢,還在痛,請閉著眼痛下去吧。

這個季節,是梔子花開時候,清香裡夾帶了這個季節獨有的一些情緒,譬如曖昧,譬如別離,畢業季,隨著光暈在天幕上逐漸放大而漸漸離去,今日同窗,轉身天涯,菁菁學子們,都懷揣著或金榜題名或衣錦還鄉的夢遠離家鄉,而或許誰也不知道多年後歸來的他們,是否會在現實的風霜底下開始質疑當初的選擇或者用嘲諷他人夢想的語氣掩飾自己的彷徨。

人說,人生就是一場生命的競技,要走的路很長,所以,目光,不能只局限在僅有的前方,把它當做一場旅行,一種修行,我們,在風景裡成長,成長成別人眼裡的風景,我們,在失去與得到中蛻變,修持本心,如山谷幽蘭一般,在紅塵裡獨開一所窗戶,桃源,僅存在自己的心裡,而這樣就足夠了。

生活,總是充斥著各式各樣的無奈,只是需要調節好自己的心態,忙碌時,做好自己手裡的事,卻也不要忘了最初的想法,學會勉勵自己,去體會這件事帶來的感悟,不要讓心靈麻木,機器一樣的工作著。閑下來的時光,聽聽輕音樂,讓神經舒緩下;翻一翻書卷,感受直通心靈的那抹淡香;打一個電話,與朋友或者家人分享心情;碼一點溫暖的文字,留一個清澈的自己在字裡行間守望。

文字,確實是一個很奇妙的方式,通過它,可以將青春永恆停滯,因為它,天涯瞬間變作咫尺。與文字邂逅的日子,天那麼藍,風那麼輕柔,斜躺在西南的某一處長椅上,恍若到了金庸筆下的江南,又或者長河落日圓的大漠,千里雪飄的北國。我們,在文字裡遊走,從婉約走到豪放,從奇幻走到史實。感謝文字,讓我們在另一個世界裡足夠張揚。

若可,便做一個足夠內斂的男子吧,在歲月長河裡,緊握手中的那一點本真,隨波逐流卻不要迷失自我,乘一葉孤舟遠遊,任時間割裂過往,也要守住內心的安然,因為勇敢,絕不是過度張揚,任流年如何支離破碎,我自握住手中沙,安好即好。以一种遊戏的方式,涂鸦 Assuming that it is sweet 平生不會相思 Ben Smith signs long-term NZ deal Hammett won’t rule out return for Nonu McCullum stars in Glamorgan win 黃昏獨語 Lonely fleeting thought Rain like worried

四季迷香



擁堵的交通阻擋不了行程的趨向,豔陽高照,驅使我第一個來到沙灘上,彬彬有禮來相問,藍裙飄飄靜靜矗立的守候,陽光散漫的折射著丹霞碧波上,映紅了滿園桃李香,娟秀的小梅沙字樣刻在眼眸上,喜相望。

輕倚斜影,剪一段時光,打個結系在威威聳立的記憶門柱上,平日緊閉的大門,今日敞亮,喜迎聚首的大軍,超凡脫俗的紅塵,酒杯裏撒下點滴星輝,一飲而盡,沒有國度的邊疆,酣暢的醉臥沙灘上。

旺起高昂的夜火,輕輕的燃燒著心網,炙熱火燙,靜靜點了莎醬,多情的園子香,飄著茄瓜的沁人芳,穿梭著丹霞的霓裳,長夜漫漫,彬彬把酒償,盡情的漢子,咆哮著劃拳嗓,振聾的熙攘,淹沒不了醉心腸,殘韭黃,爆蝦饢,油雞翅,花火腸,串串香,卻留不住女人的夜閨房,淡淡的殤。

夜蒼茫,悄悄的月牙掛天上,開心的帳篷,踩著腳下的軟沙,裁一段美麗的晚霞,撐起燒烤的骨架,數著浪花,問候夕陽,品味人生繁華。

那一夜,定格在記憶的框架,漂過的微笑如詩如畫,美麗無瑕。

回音蕩漾在海上,刻錄在船甲,每當輕輕劃過,溫文爾雅。

那味飄散在天涯,每經過一處,都勾起不眠的夢魘,魔鬼的口水,羨煞途經遊魂野鬼,不散的清雅,回味無窮啊!

女人是花,盛開在老家,吮吸了大地的芳華和男人幼時的稚氣,散發著泥土氣息水上浪花,綻開在男人童真的記憶和成熟的面頰。

女人是水,淌在清溪河邊浣紗的美。柔柔的沖刷著記憶的最深邃,我站在水之湄,翩舞了那一季羞澀的輪回,酣甜的口水流到了胃。

女人是沙,掩埋了泥土,席捲了浪花,鋪平了陽光,留下了腳丫。風的影子,雲的彩霞,日的焦灼,夜的孤寡。相互擠壓,卻揉不進一粒沙。

載著家鄉肥沃泥土的男人,托出了美麗的花,盛開搖曳的晚霞,墊著胸脯靠著背,像父親的堅毅母親溫婉,含著問切的雙眸,挑刺著女人的心,感受了羞澀朦朧的情誼,溫暖了那一季,依偎在記憶裏。

擁有海一樣的男人,盛滿了女人水的闊氣,揚帆劃過女人的心悸,訴說懵懂的回憶,闖入海市蜃樓繁華的領地,帶著記憶穿越在摩天大廈的廳裏,講述著崢嶸歲月的慷慨豪氣,洋溢的氣息讓女人感到甜蜜。

捧在手心的沙,滑落於指隙,培育了希望的冀,綠色的角芽撐開兩瓣心花,靠在一起。凝固的記憶,訴說著不堪回首的童趣,散漫的男人沒有種子的欲望,是因為缺乏女人水的澆築,塑造一尊聖女高矗。

回不去的雲

0183.jpg
【一】

緋紅的雲彩飛舞著,飛舞著,那一襲華美的裙衫在天空恣意出各種雲態,偶爾繾綣、偶爾性感、偶爾沉默、偶爾又瘋狂,望遠山巒,夕陽半遮著臉,色眯眯的沖你眨眼,整個天地沉浸在風的柔軟中,黃昏的色調勾起一串串關於青春、未來的片段。

懷擁季風,閑雲為伴,大地為榻,呼吸之間,經年結巴的囈語塞滿腦海,“212加油,212加油……”,陣陣地呐喊聲從耳邊掠過,熟悉的讓人不覺眼睛酸澀,球案上被抽殺的乒乓球暈了頭,時不時王小二同學嘴裏的那句“perfect”成了勝利的大顯擺。宿舍後面的梧桐下,嚴同學大聲朗讀英語的腔調,一直記憶猶新,中國式英語夾雜著地方口音是出了名的絕,刻苦勤奮的嚴同學是我們所有學子學習的榜樣,那時候,風也柔,無憂無慮,天馬行空,那時候,蔚藍天空承載著青澀的夢,倒背如流著屬於我們的天空之城,那時候,愛情不為金錢屈從,諾言在學業生涯裏力顯珍貴,那時候,我們還活在城堡裏,相覷年華,耳語夢想。

歲月經不起敲打,轉眼間,他成了新郎,她成了新娘,他成了CEO,她成了主編,他成了大寶的爸爸,而她成了花花的媽媽。所有的經過濃縮在柴米油鹽醬醋茶裏,開出平淡的花,曾經一同駐足的青春,像靜美的夏花,絢爛而又令人留戀。

【二】

靜靜地躺在草際上,唱起呂方的《朋友別哭》,流年經語似乎就在一瞬間,遠離城市的喧嘩,盤山路的車輛宛若一個省略號,一步一馳間,詮釋著人生每一個階段。遁著夕陽的軌跡,視野不覺模糊起來,索性撐起帳篷,和老楊對酒當歌,幾輪下來,略有幾分醉意,於是,發酒瘋似得吼起了《睡在我上鋪的兄弟》,帶著醉意,老楊吐得稀裏嘩啦,而眼角早已泛起濕潤,躲在角落,戲謔地笑他,而自己又何嘗不是呢,“來來來,幹杯幹杯……你還記得那個大眼妹麼?”“和她一起的那個女生我記得”,這句話似乎觸到老楊的痛處,轉過臉,他狠狠地灌自己,那一刹那,才意識到青春的疼,老楊疼過,其實我也疼過,但已經逝去,就讓它塵封在記憶裏,幹癟吧。

微枕清月,蒼穹寂靜而溫順,浸著夜的柔涼,觸摸年華墜落的痕跡,那是北鬥七星,那是銀河,那是閃耀的青春啟明星。

【三】

月光嫻思,任夢肆意周遊,迷糊之間,老楊哼哼唧唧著《一生有你》,似乎只有那首歌才能表達他逝去的心聲,不覺心裏罵了老楊,真他媽傷感。你說“什麼是青春?”被老楊的問題一時答不上話來,揣思之餘,便言語老楊“青春是一場肆意昂揚,青春是撕不爛的球網,青春是痛了、分了,青春是笑了、哭了,如果可以為青春寫首歌,那曲目叫《回不去的雲》”。Individual brain function Mental health services in the To change the current account fees The new bridge in Dublin Fatal shooting lens The world population is expected to grow ​New Zealand soldiers Recognition of animal cruelty charges Through the act of Serious violations
自我介绍

dallastf

Author:dallastf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